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体育新闻 >  正文
边城纯纯的月光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5-22 02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二十几年前,坐火车,第一次来到凤凰古城。

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迤逦穿城而过,河中两排方形石礅,到河那边可以跳跃而过。河水边许多捣衣女,兴高采烈、有说有笑地,可惜一句也听不懂。当她们大部份都在捣衣时,声音很快地神奇地趋于一致,宛如四三节拍的曲子。

两岸依山傍水地,许多苗家土家古朴的小楼。有乐水的,一间一间紧挨着,顺着小河一路排下去;有乐山的,逐渐地错落地排到了半山上。北岸江边有一条青石板小路,随处可见背着画板的、席地而坐风华正茂的写生青年。他们或全神贯注、或相互交流,自带有水壶、干粮,乐在其中,不便打扰。

对岸也有一条古青石板路,在两排小楼的中间蜿蜒。各式各样的民族饰品、器物、玩具、小吃,琳琅满目,不免都会尝几样、带几样。

不多久,觉得重复的东西渐渐多起来,就独自瞎逛起来。久不久也会分出岔路,岔路里就明显寂静了许多。其中一个不大的门,没有明亮的灯光,门内摆放了一些书籍,很容易就错过了。五六个安静的游人,在不大的四合院式的建筑内慢慢地走着。买了一瓶饮料,随意地在书摊上翻翻书。“怎么这里都是卖沈从文的书呀?”售货员一脸狐疑地看着我,很有礼貌的回答:“这里是沈从文故居呀!”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谙世事、孤陋寡闻,若有其事地挑选了一本不太厚的小说《边城》,悻悻地溜了。

快入夜,同事们通知吃饭和住宿的店名。也好找,问了两个当地人就找到了。沱江边,老板自己的房子,一楼是吃饭的地方,楼上就是客房。边城的土菜,当地人自己的手艺,味道非常有特色,经常是上来一个菜,就空了一个菜。乡下的浑酒,不烈,不需要什么特色,能醉人就行。大家兴致很高,谈论着见闻和收获,畅叙着趣事和友情。老板也忙得不亦乐乎,经常笑呵呵地跟我们聊一些当地的趣闻笑话,教大家说几句当地的话,谁听明白了听懂了,他一定要跟每人碰一杯。就算里面厨房大喊“上菜了”,他也要与说好的几个人杯杯一饮而尽后,再去端菜。不胜酒力的我,不久就被老板和同事扛回房间了。

半夜酒醒找水,同屋的同事也是因为喝得尽兴,鼾声大作,索性拿着新买的书走下楼来。小店也不关门,一楼开着灯,一个伙计在正中间放个躺椅,睡得很香。

走出店门,沱江水静静地流淌着,月光与三三两两的灯光,勾勒出小城的轮廓。少了行人、没有虫鸣,远处偶尔几下隐约的鸟鸣,一座安详的小城。坐在江边的青石板上,没有蚊虫。月亮清晰地倒影在河的中央,真想变成一只猴子。

靠着棵树,腿平放在青石板上,甚是凉爽惬意。迎着月光,借着灯光,翻开了《边城》。

初看时,不经意漏掉了“茶峒”这个关键的地名,心中一直认为写的就是凤凰。用这最朴实的、还略显生疏的白话文,一座桃花源似的小城里,一个个纯朴、真挚、善良的人物,跃然纸上。从我身边走过,在河中驭舟漂过,在对岸窃窃私语……

看《边城》的时候,行云流水,根本不需要思考。合上这本书,特别想往这座小城,特别想写点什么。甚至心底自大地说,这样的小说我也能写。

时过境迁,如今自己还是不及沈从文老先生万一。但还是衷心感谢沈老先生,让我领略到中华传统美德,认同了追求真实纯朴人性的价值观,让我有了写作的勇气。翻开了《边城》,也翻开了爱好文学的人生。

谨以此篇怀念沈从文老先生